“王永利,当初惹出了那么大的事,却好汉做事不好汉当!

本文已由中国作家网连载

资金基本到位,王庄村汽车座垫厂的工程项目就摆上了议事日程。按计划是利用弃用的旧学校翻修成厂房,也用不着设计图纸,但是翻修施工,也必须有个技术方面总负责的人才行。这时,王不好就想起了村里的能人王永利。王永利因和翠翠的艳事失踪多时了,村里人谁都没有人见到过他,好久没有音信。离婚后的翠翠就找上门来,让他帮忙寻找王永利。这简直就是雪里送炭啊,王不好心里高兴坏了!

他可以名正言顺地找王永利回家了。翠翠需要他,王庄村更需要他。但是,怎样才能找到他呢?总不能上电视台登报纸发“寻人启事”吧,花费广告费事小,也好说不好听。

王不好召集村委会成员碰了个头,动员大家发动各方关系,想方设法找到王永利。三天后,消息反馈回来了,总以为他跑到天边了,却近在眼前。王永利就在三里地外的一个叫官庄的村子里。这个村虽然与王庄村相邻,但却不属于一个地区。王庄属于鲁西,官庄属于鲁北的大禹县,大跃进那会儿这两个县还合过一个县 两三年呢。所以,尽管分属两个地区,两个村亲戚来往也不少。

王永利的姥姥家就是这个村的。他表弟干了一个木材加工厂,给一家大型造纸厂加工包装木夹板。王永利负责木材的采购和裁切,担任技术方面的总监。据说他们加工的木夹板因为质量好,全部用于出口包装上,生意很是火爆。

王永利心细如发,自从蛰居到这里,一般情况下不与外界接触,出差也是由表弟开车办完事即回。再说他活动的圈子全在鲁北地区,王庄村的人见到他的机会微乎其微。

王不好闻讯后,亲自带了两瓶鲁酒去了一趟官庄村,与王永利和其表弟吃了一顿饭。王永利表弟热情款待,好酒好肴,吃得好,喝得也尽兴。

席间王不好把来意交代明白,还把翠翠的信儿捎到。告诉他,翠翠已经离婚了,她在急着找到他,要和他过日子呢。

王永利听到翠翠在极力地找他,还要和他结婚,他顿时感觉像掉进了蜜罐里一般。

表弟听到这样的好消息,也替表哥高兴,极力地劝王不好多喝几杯。加之两人都是搞企业的,共同语言也比较多,喝着喝着还划起了拳令来。

“哥俩好啊,三星照啊,四季发财,无魁手啊,六六顺啊,七七巧啊,八仙寿,九连环啊”,划着划着拳令,三个人都喝醉了。

喝酒间,王不好还和王永利说起了笑话:“你王永利,当初惹出了那么大的事,却好汉做事不好汉当,一眨眼就没了影子。高良死皮赖脸地赖着我,向我要人,说你给他戴了绿帽子,和你决斗。这下倒好了,本来喊我叔的翠翠,马上就要让我叫她婶婶了,她一下子就长了两个辈啊!”

王永利憨憨地笑道:“你该叫婶子就叫婶子呗,又不矮了你!”

王不好回道:“高矮也无所谓了,只要你们幸福。”

接着,王不好又好奇地问道,当初你们咋就选择去地窨井偷欢呢?找个啥地方不比那里好啊?”

王永利没有马上回答,好似在回忆回味那个时刻。沉思了一会儿才慢慢说道:“那是翠翠的主意,她说那个地方安全。还说听人讲那里头挺神秘的,实际是让我陪她下去探个究竟,到底有啥神秘的?我也不知道,就鬼使神差就那样了,丢丑现眼!”

王不好后面追加了一句,丢丑事小,丢了命就事大了!

王不好三个人边喝酒边神聊,折腾了一个晚上,直到天快放亮时,三个人囫囵着身子倒在床上睡了一小会儿。

刚想入睡,“汪汪汪”的狗吠声就把他们搅醒。原来外村的木匠师傅一早来上班了。

王不好嘱咐了王永利几句话,就揉了揉惺忪的眼,骑上自行车半睡半醒地往家赶。

回到家,大门未开,他于是挥起拳头“咚咚咚”地猛敲,并喊道:“老婆,开门”。

不一会儿功夫,秀秀披撒着乱乱的头发,穿着睡衣踏着拖鞋来开门,嘴里骂道:“你个熊玩意儿,我打了那么多电话你不接,晚上我给你留门都留到十二点。万一我睡着了,忘关门,说不定能给你捡个绿帽子戴呢!”

秀秀边骂边开大门,王不好的头刚刚伸进门里,一记粉拳便迎面打在他的前胸。王不好顺势则搂住秀秀,腾出右手插上大门,拥着秀秀温软的身体回屋,坏坏地说道:“媳妇,陪我再睡个回笼觉,就当给我戴回绿帽子吧!”

秀秀半推半就地被王不好拖到里屋的床上,钻进了还热乎乎的被窝。

王不好的回笼觉一直睡到十点多。这时候,王永利和翠翠一道来敲他家的大门。

来开门的还是王不好媳妇秀秀。打开门,秀秀见到王永利和翠翠双双前来,喜出望外,急忙把他们迎了进来,说道:“原来是永利叔和……”

后面的“翠翠”,秀秀一时不知该咋称呼了。

原来这是他们一块来开个介绍信去办结婚证的,王永利顺便也报个到。

王不好告诉他们,现在结婚登记用不着开介绍信了,提醒翠翠别忘了带上法院的离婚判决书。

王永利和翠翠顺利地完成了结婚登记,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。虽然不是头婚,但两人心里比头婚都激动。翠翠收拾收拾一些用得着的东西,带着两个孩子搬到王永利家。尽管翠翠家的宅院也判给了她,院子也挺大房子也不旧,但是毕竟是女到男家才叫嫁嘛。

王永利在镇上的饭店请村里乡里乡亲吃了一顿喜饭,拉了一挂鞭,就宣告了他和翠翠的合法夫妻关系。村里的人们也打心眼里为他们的结合而感到高兴。

第二天,王永利就正式参加了汽车座垫厂厂房的修缮工作。测算了墙面面积,核算了所需苇箔,沙子白灰涂料,丈量了门窗尺寸以及地面面积。他一项项的列明清单以及大约的花费。

当天晚上,王不好就召集村委会成员,一起讨论议定了王永利起草的施工方案,同时简单做了分工,分头去工作。

经过三天多的筹备,汽车座垫厂修缮工程正式开工。根据需要,施工分为电器组、门窗组、内外墙粉刷组、整顶组和地面铺砖组。

王永利作为工程总负责人,给五个组的组长布置交代了各自的施工要求,强调了质量标准和工期。然后大家各自组织人员进入自己的施工现场。

由于分工合理,搭配得当,人手充足,加之王永利技术指导有力,计划十天的工期,仅用了七天时间就竣工了。

原来腐烂的苇箔换成了天蓝色的轻钢板顶,屋内粉刷一新,外墙刷了黄色涂料,重新换装了电缆线变压器,修了院墙大门,铺设了瓷砖地面。门窗也都换成宽敞的断桥式铝合金,既牢固美观,又保温性能好。两个大门拓宽为推拉式电动门,方便设备和车辆的进出。这样一打扮,俨然成了一个标准体面的工厂模样。

过快的施工工期,打乱了王不好的安排节奏。提前订购的缝纫机,包边机,裁布台,裁布电剪等,按计划还有一个礼拜才能到货。也好,趁着天气晴好,打开门窗,让新修缮的房子也透透气,对流一下空气,跑跑涂料甲醛的气味。同时,和其他生产所需材料的海绵厂、泡沫棉厂、布料厂、包边带厂、绣花厂等配套厂家订好合同计划,确保物料及时供求。

此间,王不好带着王永利等人专程去泰安那个座垫厂去培训学习,由王永利负责技术对接。由于厂子是王不好的老关系,厂长和他也是多年的老交情,所以,人家把技术毫不保留的都和盘突出。

学成归来那天晚上,王不好专门设家宴招待王永利。嘱咐好媳妇秀秀采购好酒肴,还特别邀请王永利新娶的媳妇翠翠,带着两个孩子。一来表达对王永利为厂子的事尽心竭力的谢意,二来是给他们新组成家庭表示祝贺。

秀秀接到王不好的指示,毫不犹豫,立即着手准备。忙活了一个下午,一桌丰盛的酒菜摆满了饭桌。

按族中辈分,王不好父亲和王永利同为五服上的叔伯兄弟,辈分还是比较近的。所以翠翠前夫高良要找王不好的茬,就是因着他们辈分近。

席间,两家的男女主人都喝了酒,两个孩子喝的饮料,酒桌上巾帼不让须眉,两个女人啦得挺投机。酒过三巡后,四个人都话多起来。

先是秀秀恭维翠翠道:”你跟了俺永利叔算是烧了高香,他人善手巧又会疼人,跟着那个高良和守寡啥区别啊?你说是不是,翠翠婶子?”

秀秀这回称呼翠翠婶子没有再打哏。翠翠也对秀秀两口子设宴款待表示十分感谢。

王不好和王永利喝着酒又扯上厂子的事,越扯越热乎。不知不觉,四个人喝得都不少。最后王永利喝得连说话也不成溜了,两个女人还算清醒一些。

翠翠的两个孩子困得早,已由秀秀安排他们在家里睡下。没有不散的宴席,夜里十点多,他们终于结束了。

王永利和翠翠走出王不好家的门。此时,十六的月亮圆圆得悬在头上,如水的月光泄在他们身上。

翠翠揽着走路一深一浅的丈夫,走走停停。她不时地用力抱住,满怀地用力拥抱他。许是刺激得王永利的酒清醒了不少,他站稳脚跟,回以拥抱,两人的头也拥到一起。

此时,他们正好走到李二黑家的那个老宅院旁,月亮如银盘般映照着那口风情万种的地窨井…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8070109525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554234155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lebaoshun.com/3628.html